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头条关注 > 正文

    【河南头条】本网特约作家刘学敏~~少年时代绞水记

    信息发布者:lubanshidian
    2019-09-11 17:30:28


    (2019年9月11日)


    少年时代老家没有机井抽水,没有无塔供水器供水,也就是没有自来水,家家户户都是靠从井里绞水、担水解决用水问题。

    老家位于诸葛公社刘井西街,西街有两孔水井,一孔井在大街,供四队、五队两个生产队社员用,绞水人多;一孔井在南地,是一口长期不用的老井,后来经过淘井重新启用,绞水人少。因为社员们每天都要由生产队队长派活下地干活,绞水时间主要是在早、中、晚时间。社员们根据家庭用水的多少,每天会挤出时间到井里用辘轳绞水担回家,倒到家里的一口大水缸里。每天天刚蒙蒙亮时,就能听到辘轳“吱吱呀呀”欢快的鸣叫声,这时候井台边挤满了绞水的人群。老家西街那孔老井也不知道是啥时候打的,有五六仗深。辘轳井绳是用好麻绳或牛皮绳做成的,在辘轳上缠满两圈半。放辘轳绳是个技术活,先是用三个铁环,环环相扣把水桶系好,然后放到井筒里,让水桶自然下垂。因为重力的作用,辘轳会越转越快,这时就需要两手上下适度地抱紧辘轳绳,有时为增加摩擦力,还要往两只手掌上吐两口唾沫,抱住辘轳让水桶均匀地下沉。当听到水桶“哐当”一声,水桶就打满了,然后根据力气大小用一只手或两只手握紧辘轳把,使劲地往上绞水。如果初学者放辘轳不慎,煞不住闸,辘轳会飞快地转动,这叫放扑拉,有一定危险性,如果操作不好,还会把辘轳连水桶掉到井里;如果急于去手抓辘轳把,会被打的鼻青脸肿。当社员们把两桶水打满,就拿起钩担放在肩头,迈开步子飞快地往家赶。那颤颤悠悠的钩担,一头挑着沉甸甸的生活,一头挑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。老家里的水缸一般能盛三担水,这样就能满足一家人一天的生活用水。如果洗衣服时,就需要另外担几担水。特别在夏天,当社员们上山干活回来,口渴难忍,就走到井边起,不管谁家打上来的水,只要打个招呼,就着水桶“咕咚、咕咚”喝个够,那叫痛快。有时绞水的人为了降温,就拿起系水桶的铁环放在眉毛骨上,冰凉冰凉的,据说能够明目败火,美的很。到了夏天,为了解暑,家人就准备一个大洗衣服盆,盛满水,等下地回来,用洗脸盆起半盆水,拿起毛巾洗一把,凉快凉快。有时绞水因为没有把水桶系好,一不小心就会把水桶掉到井里。这时就需要愁个闲暇时间,由几个大人帮忙,其中两个大人用一根椽子使劲担住辘轳,一个人拐住辘轳把,用一根小绳系好一个小孩子慢慢下放到井底,下井的人手里拿把手电筒细心地在水里寻找,等找到水桶后,就用绳子把空水桶系好,让上面的大人们慢慢地往上提升。这时抬头往井口看,井口就巴掌那么大,想起来都有点后怕,心想要是井口合住咋办。只有在这时,你才会对井底之蛙一词有更深刻的理解。那时我上高中,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、奶奶,为了生活,每天中午、晚上都要急匆匆回家担水,保证家里的全天用水。担水时老少爷们围在井台上说说笑笑,说东道西,充满欢乐。那时生活虽然艰苦,可人们没有更多的欲望,过日子就是下地干活,担水做饭,割草喂猪,简单而快乐的生活。

    少年时代的绞水、担水使我们那一代人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,学会了劳动的技能,养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。【责任编辑:卢班】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省市之家COIM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省市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省市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